这本收藏书成了帮我们追回国宝的历史证据

2020年11月21日 09:16:05
来源:凰家尚品

1906年-1936年间,那个积贫积弱的民国乱世,中国丢了太多国宝。

有些是海外列强的巧取豪夺——如大批文物探险队来中国做“文物考察”,国之重器随“考察”而消失。

1906年摄于中国陕西西安石佛寺·白石释迦如来像,后被偷运至日本,至今未归。图片来自中国画报出版社“惜分飞”明信片《残佛的沉睡:晚清民国时期中国佛像遗迹》

你看得见的有敦煌之斯坦因、伯希和,你看不见的有14省127地区之国宝重器,成为永远无法归国的“海外弃儿”。

斯坦因

这些“弃儿”也命运不一,有些被美国大都会、大英博物馆等完好保存,如今国人还可透过玻璃展柜瞥见其华夏容颜;

更多的“弃儿”落入海外私人收藏秘藏,从此石沉大海,甚至连中国人自己都不知道这些文物曾是中国的。

洛阳白马寺弥勒像全影,摄于1906年,摘自中文版《晚清民国时期中国文化史迹图集》卷5

陈寅恪叹“吾国学术之伤心史”,如是而已。

到了和平年代,海外文物身份溯源与回流,几乎成了国际各大拍卖会的“公案”。

然而问题来了,红口白牙,如何证明苏富比、佳士得等这些国际拍卖会上的文物,是中国被盗的?

北京东岳庙,摄于1920年代,图片来源《晚清民国时期中国文化史迹图集》

其中最重要的一本被国际认可的证据图录,就是1941年由日本法藏社出版、当时就轰动了国际学界、被梁思成和林徽因拿来当教材的扛鼎之作——《中国文化史迹》(原名《支那文化史迹》,作者为日本常盘大定、关野贞)。

日本原版的《中国文化史迹》内封

两位日本学者——常盘大定(左)和关野贞(右),被誉为日本研究中国史迹的先驱。

他们跑遍了山西、河南、河北、山东、陕西、北京、湖南、湖北、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安徽、江西等省在内的重要文化遗存,并留下了大量的摄影图片。

万古一夫的潼关(1906年摄)

山西云冈石窟大露佛(1920年代摄)

始建于宋代的上海龙华寺(1922年摄)

“白云千载空悠悠”的武昌黄鹤楼(1920年摄)

皇家气派的开封大相国寺罗汉堂(1922年摄)

天龙山石窟佛陀造像旧影(1922年摄)

许多如今难得一见的历史遗迹,在这些黑白影像中,还能窥见一二。

这套书共12辑,计2305幅图片(不含解说中的插图)。

当时的中国建筑学者如梁思成、林徽因、刘敦桢、陈从周等人的研究,或多或少都受到这套书的影响。

当时这套书的印数极少,目前国内和日本均是一书难求。

《中国文化史迹》的12卷全集,当时是用了“古董级别的价格”,由中国画报出版社从日本重金购得,重新文字翻译、图片整理而得。

然而由于此书体量太大——说明文字粗略算来大概有80万字,且所用日语也是近代日语,有点类似中国的半文半白的文体,翻译难度极大。

且纸张上杂质、水渍较多,后期处理的人力物力成本极高。(据社长手记,“……设计师潘振宇又是一位虔诚之人,像供养佛菩萨那般仔细修图,每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经常会收到设计师的微信,表达的基本一个意思:‘我的眼睛快瞎了!’”)当时订了9800元的定价,且只限量发行500套。

上市以后,收到了无数“真心喜欢、真心买不起”的评论。

基于此,耗费了大半年的功夫,中国画报出版社终于把这套“古董奇书”,首批分了菩萨旧影、残佛旧影、古迹旧影三个主题,做成了一组《惜分飞》系列明信片——每盒60张,它们是1906-1936年间中国14省消逝、流失文物最后的“遗照”。

《菩萨的微笑》,是从1906-1936年间中国消逝或流失海外的菩萨造像中,挑出了60张菩萨微笑表情的造像旧影。

囊括中国14省,除西藏、新疆等省、自治区外,除了你所熟悉的云冈、龙门以外,还有大量你不知道、如今国内无从可见的珍贵菩萨像文物旧影,例如上文中提到的如今藏于美国波士顿美术馆的中国白马寺北魏弥勒菩萨石像。

《残佛的沉睡》,是从1906-1936年间中国消逝或流失海外的残佛造像中,挑出60张艺术价值最高、最摄人心魄的残佛旧影,基本上每一张背后都是一个故事,除了文中提到的龙门残佛,还有中国陕西西安石佛寺·白石释迦如来像,后被偷运至日本,至今未归,等等不胜枚举......

《古迹的消逝》,是从1906-1936年间中国消逝的古迹或流失海外的文物中,挑出了60张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遗迹,包括消逝的古寺、古碑、古塔等遗迹旧影,重中之重是消逝的古建。

那些“分飞”的中国海外国宝,终于借着一本“古董奇书”和明信片,“回家”了。

因为年代久远,原图多有泛黄、褪色、污渍等问题,出版社对每一幅图都进行了细修调色,尽力呈现图片原有的韵味。

选用品质优良的光面卡纸印刷,手感舒适,厚实耐翻。

明信片不做多余雕琢,尽力还原黑白照片的年代感。

背面标注遗迹名称、地点和拍摄年代,方便追溯。

以硬质黑色纸盒为外盒,既可以保护内页卡片,免受折痕落灰,也方便收藏整理。

每盒60张,60的数量,取自古代中国以六十为一“甲子”。

取用方便,每一张都可单独阅读、把玩、邮寄。

你既可以一套收齐,也可以单独购买自己喜欢的主题。

三盒套装特惠204元。

“晚清民国旧景遗迹”明信片

扫一扫即可购买

这本收藏书成了帮我们追回国宝的历史证据

如何证明被盗海外的中国文物

曾经是中国的?

这是几乎唯一被国际认可的证据图录

2018年,大名鼎鼎的苏富比拍卖行“佛首案”轰动一时——龙门石窟历史上流失海外最大体量的佛首,因一本书而“破案”。

“美国当地时间9月12日上午,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举办的《琼肯:中国佛教造像》专场拍卖会拍品名录上,出现的一件佛首石雕却引发争议——这件佛首与上世纪前半叶洛阳龙门石窟被盗的一座佛首高度相似。”

图为2018年苏富比拍卖图录上的佛首,苏富比官方更是用了“恢弘巨作”来形容这件石雕

有文物爱好者怀疑此次拍卖的佛首,系龙门石窟1720窟的流失文物。据当时记者获取拍卖会图录显示,“该佛首石雕被断代为唐代,高约70厘米,预估价达200万到300万美元,是此次专场拍卖会上预估价最高的一件拍品。”

图录中佛首细节放大。据苏富比图录介绍,该拍品于1955年出现在法国通运公司的拍卖图录中,后被美国收藏家史蒂芬·琼肯收藏

那么,这个证据链是怎么来的呢?

相关人员扒出了这本1941年的《中国文化史迹》,找到了关野贞于1920年代拍摄的龙门石窟“极南窟”大佛照片,其佛首与苏富比拍卖行这尊佛首形象上高度吻合。(注:苏富比图录中的佛首正面照虽然是平视角度,但从细节特征上能找到高度吻合的地方。)

图为1941年《中国文化史迹》之龙门极南窟佛首局部,该书近2000张珍贵文物图片由中国画报出版社从日本重金购得、修复并在国内重新出版,更名为《晚清民国时期中国文化史迹图集》12卷

左为1941年日本法藏社《中国文化史迹》之龙门极南窟图片;右为如今龙门石窟1720窟现状

以下为1941年《中国文化史迹》之龙门极南窟图片,与2018年苏富比拍卖图录的佛首细节对证。

证据对比1——螺髻的数量和排列一致

证据对比2——眉弓的结构、鼻尖处的白点坑、下巴右侧的凹陷等,两者都有

证据对比3——左耳垂的断面,虽然是仰视和平视两个不同的角度,但可以推测,也是高度吻合

除了影像资料意外,当时关野贞1920年代在龙门石窟对此佛像(尺寸、位置等)数据记录,也成为文物溯源的重要资料。

“……龙门西山第21窟(古阳洞)以南有大量的唐代石窟。南端有石窟,暂且称之为极南窟。洞窟宽15尺5寸5分,深11尺4寸,天井高约12尺5寸。后方中央有本尊跌坐于方座之上,但胸部以下尽遭破坏,只留下了丰满美丽的面貌。像高约五尺,左右两罗汉的头部皆失,左方躯干犹存……从此窟内部佛像的样式看,估计是高宗时期的作品。”(关野贞文)

此段中文版资料,即为1941年日文版《中国文化史迹》关于该佛像记录,后翻译整理为《晚清民国时期中国文化史迹图集》。

“苏富比”佛首在1920年代影像全貌,摘自《晚清民国时期中国文化史迹图集》,于2017年国内首次出版

由于证据链充足,最后国家文物局介入“苏富比佛首”事件,这尊龙门被盗佛首被拍卖行下架,也成为龙门石窟历史上流失海外最大体量的佛首案。

只是千千万万文物案子之一。中国有多少文物,惨遭流失再也找不回来?

这本“神书”就成了帮中国追回国宝的历史证据。

《中国文化史迹》这套书当时是在常盘大定的家里编的,当时正值二战期间,日本进行战时管制,印刷用纸十分稀缺,这套书从1939年5月开始,历经两年多,才由日本法藏馆陆续出版。对中日的学界影响深远。

如在探访时间上,有许多地方,关野贞都比梁思成到的更早:

应县木塔(关野贞1918年,梁思成1935年)、大同大华严寺(关野贞1926年,梁思成1933年)、蓟县独乐寺(关野贞1931年,梁思成1932年)等。

正如复旦大学教授葛兆光先生所说:这些考察,使得“原来‘自在’的中国古迹,开始成为‘自觉’的艺术、历史与文物”,而且也刺激了中国学者,促使他们开始了自觉的艺术、建筑、陵墓、寺观的田野考察。

遗迹不会说话,但我们能用心感知。

相信每一次翻看这些图片,都能让你在心底对中国古代人民的创造力,多一分钦佩和感动。

“晚清民国旧景遗迹”明信片

三盒套装特惠价 ¥204

扫一扫即可购买

这本收藏书成了帮我们追回国宝的历史证据

[责任编辑:陈鹏 PSY226]

(本文章版权归凤凰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