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顶流艺术男团:雅院里谈笑风生,挫折中乘风破浪

2020年11月30日 17:39:24
来源:凰家尚品

“我想开了。”

正德二年(1507),唐伯虎环望新修的桃花庵,花蕊林荫,小溪潺潺,心里豁然开朗。

虽然此时的他,历经功名被革、夫妻反目,生活潦倒不堪,但却不肯真正倒下。

不仅建起一座世外桃源,还写下至今为人传唱的“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 唐寅《贞寿堂图卷》

这种“在沉闷日子里笑出声”式的乐观,你是否觉得似曾相识?仿佛在另一位“愉快天才”苏东坡身上也看到过。

中国的文人画家都有一股,“任世道曲折,且看我乘风破浪”的劲。

和唐伯虎同一时代的沈周、文徵明、仇英,都是凭借这股劲,在充满杀戮混乱的明代,活出理想姿态。

这四个艺术青年,用手中的笔撑起一个时代,成就整个中国艺术史,后人尊敬地称他们为“明四家”。

若没有“明四家”,全世界的博物馆的名画都要少一大半。

如果你想了解中国艺术,他们也会是你的必经之路。

即便不谈艺术,明四家们的励志故事,也能警醒被现实围困的你:

人生,就是要乘风破浪。

艺术是对抗枯燥的一剂良药,而文字能拯救日渐消沉的灵魂。

“明四家”文字作品不少,但多以剖析书画技法与理论研究为重点,晦涩难懂。

今天我要推荐的这套《明四家》既有传世名画的意趣品鉴,和诗词妙悟的采撷;

还有关于这四个直男的轶事节录、以及对他们逸格的赞慕。

扫一扫即可购买

明代顶流艺术男团:雅院里谈笑风生,挫折中乘风破浪

简而言之,这是一套读着不犯困,轻松惬意得就像品尝下午茶一样的人物传记。

作者将人物与历史背景相融,把艺术家们创作风格的演变与他所处的环境相结合,在写人物的同时也是写生活。

因此,相比其他明四家传,在这儿你能看到明朝历史的曲折、中国古画艺术的巅峰,以及一个灵魂的丰满与衰落。

论及阅读体验,这套书几乎完胜其他同类传记。每本书的插图都是来自故宫博物院、东京博物馆等世界知名博物馆的馆藏名作。

多看几眼,都会被中国绘画艺术勾去了魂,太美了,看得人直呼过瘾。

工作闲暇或睡前静心时,随手拿起一本,你都会被优美图文引入到风流飘逸、略显细腻的明朝。

看见唐伯虎立于桃花庵中,摸着老山羊胡子的沈周、成熟稳重的文徵明,以及默不作声躲在门角的仇英……

这个明代顶流艺术天团,拥有迄今无人能及的艺术造诣,也经历了落魄、离散、独孤等非人的苦难。

他们的人生经验有什么值得我们借鉴?我们还能从他们的字画里,悟出怎样的哲思意蕴?或许翻开此书才知晓。

这套《明四家》在让你窥得艺术源流的同时,也照见中国文人的精神高度。不论什么年纪读它都能使灵魂吸收养分。

庸碌超速的现代,我们缺少的恰恰是一套这样的书,使自己走进艺术,放慢脚步,静静欣赏高于生活的精神之美。

万万没想到,成为明代主流的士人,必须先充满“戾气”。

赵园先生在《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中指出,“躁竞”“气矜”“气激”无疑是士人在明朝这一政治暴虐时代的普遍姿态。

但是沈周很“peace”(平和)。

△ 沈周自画像

他成长于富庶的苏州,少年成名,在艺术道路颇为顺遂,甚至有机会在官场青云直上的时候,他选择了隐居。

沈周虽不像某些晚明文人那样叛逆,对传统愤世嫉俗,却依然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尤其是过了而立之年的他,逐渐构筑出自己的精神世界。

他隐居乡里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相反,在他诗作中常可见关心民生的篇什。将沈周放在明代知识分子群体中,他的平和与平淡,反而是他的独特之处。

难为替沈周写传记的人,毕竟他的人生少了几分传奇色彩,也就少了谈资。

但段红伟所著的《在淡泊宁静中绽放:沈周传》,在娓娓道出平淡故事的同时,又让人看到不平凡的生活选择。某种意义上,段红伟也在做“非主流”的事。

很长一段时间,“唐伯虎点秋香”红遍大江南海,作为唐伯虎的朋友——文徵明也被“捆绑”上热搜,并且在《金装四大才子》中以一往情深的形象深受大众喜爱。

当然,剧中大多是虚构的,真实的文徵明既没有和郡主结亲,也没有飞黄腾达,他九次应试进士落榜!即便后来被人推荐入朝,他放下执念,选择在诗酒酬唱、书画鉴赏中度过一生。

文徵明的才气,与唐伯虎同为“明四家”,也同为“江南四大才子”,可谓诗、文、书、画“四绝”。

再者便是文徵明的专情。身处江南佳丽地的年轻才俊们,如唐伯虎,风流不羁。可文徵明置身一众放纵不羁才子中,却能做到“平生不二色”。

世事纷扰,内心却不受打扰,文徵明能够自由地在自己的爱好和趣味中度过一生,这是幸运的。可能这就是文徵明的魅力——在漫长岁月中生磨砺出的这份从容不迫。

中国书画讲究的是“书画一体”,重视的是所谓“画外功夫”。这样说来,位列“明四家”的仇英是个“异数”。

仇英是一名自学成才的漆匠,他的成名之作竟是当时文人不屑一画的“工笔人物”,他一生不善诗、书,只专注于画,却能跻身“明四家”之列。

一代名臣、书画大家董其昌,甚至评价仇英是“近代第一高手”。

与其说仇英是“天才”,倒不如说他靠的是坚毅和果敢,守着那点执着,凭着一份匠心。

与其说他是“异数”,倒不如说他做到了平凡人难以企及的极致。

有时我们也会问:如果仇英不是漆匠出身,而是如沈周、文徵明一样长于知识分子阶层,他的人生是否就不一样?

唐伯虎太有名了,有名到很多人忽略了他的本名“唐寅”。

传说“唐伯虎”是风流才子唐伯虎,是放纵佯狂的桃花庵主。

他有一方印,刻着“龙虎榜中名第一,烟花队里醉千场”。这是他前半生的写照,这样的他是那个万里挑一的“有趣的灵魂”。

但现实中“唐寅”是悲情潇洒文人唐寅,是无处遣悲辛的六如居士。

他接连遭受宁王叛乱与科举案两大重创,名声扫地,一蹶不振,在一个画家春秋鼎盛的年纪潦倒离世——终究还是千篇一律的皮囊。

倘若苏东坡的神话,是被士大夫的热爱和崇敬堆积起来的,那么唐伯虎的传说则带有更多的市井热情和理想,当然也包括了粗俗和色情。

风流才子是雅俗共赏的,士大夫是端着的,风流潇洒的唐伯虎与穷困潦倒的唐寅,孰是孰非?答案也许就在你我之中。

这套“明四家”收入明四家的传世画作尺寸不一,有四尺全开,也有四尺八开,为了能以最优的状态呈现这些画作,书籍采用裸脊锁线方式装订。

这样的装订方式让你完全摊开书页,以利于完整呈现画幅较大的跨页图片,还原画作细节。

每一幅画都附有文字赏析,深刻易懂,看完你也算是半个艺术品鉴家了。

值得一提的是,每本书都附赠一张明四家对应的代表作卡片,赠人自藏都很有意义。

翻开此书,你除了能看到“明四家”在艺术上的突破外,也能触及他们的艺术精神,了解他们诸多创造的精神发端。

这不是一部简单的艺术家背景材料或艺术入门须知,而是能让更多中国人重睹数百年前艺术气象、精神的经典之作,一生必要读一次。

扫一扫即可购买

明代顶流艺术男团:雅院里谈笑风生,挫折中乘风破浪

[责任编辑:陈鹏 PSY226]

(本文章版权归凤凰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