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酒配美杯,枫落吴江冷,霜飞越山红

2021年01月11日 16:43:49
来源:凰家尚品

枫,在中国古代文人笔下,

虽不若松、竹、梅“岁寒三友”的常见,

却也是绝不容忽视的文化符号。

据《山海经》记载,

“黄帝杀蚩尤于黎山,弃其械,化为枫树。”

也就是说,枫树是蚩尤的兵器所化,

上面血迹斑斑,变成了漫山的红叶,

风情烈烈,奔放张扬,

与蚩尤上古战神的气场不谋而合。

扫一扫即可购买

美酒配美杯,枫落吴江冷,霜飞越山红

枫叶青时,并不出奇。

经霜之后,便秾艳绚烂,大放异彩。

“寒”极则“艳”极,

不输二月之花,不弱九秋之菊。

汉朝的宫殿中曾遍植枫树,

汉宫幽黑的殿宇,

庭院中风姿楚楚的红枫,

构成了汉代文化最基本的两种原色:

玄与朱。

而这种经典的搭配,

一直影响了后来两千多年中国人的审美。

朱红的张扬与玄黑的神秘,

成为东方文化的经典气质。

从古至今,文人墨客对枫叶之美做了无数诠释。

在它耐寒经霜的节烈背后,

是一种从容踏过风刀霜剑之后的艳丽无俦,

一种饱经摧残之后的绚烂蓬勃,

一种无比强悍的生命贲张。

古人吟咏枫叶的名句中,

最为人熟知的,

便是唐代诗人杜牧的《山行》: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漫山遍野的红叶,

如陈放经年的老酒,

少了新醅的辛辣甘爽,

却多了一份耐人寻味的醇厚老道。

宋人张炎曾写道:

“万里飞霜,千林落木,寒艳不招春妒”;

元人曾瑞也有

“青霄霜降枫林醉,白雁风来木叶飞”的曲词。

在所有深秋的图画里,

黄花与红叶,

都是浓浓秋意最好的注脚。

红叶黄花秋意晚,

最是登高怀远的好时节。

持一杯美酒在手,

对千林尽染之壮美,

与枫同醉,不亦快哉!

扫一扫即可购买

美酒配美杯,枫落吴江冷,霜飞越山红

[责任编辑:陈鹏 PSY226]

(本文章版权归凤凰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