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杯子,个个都能封神!

2021年11月25日 17:59:28
来源:乌木说

也许有人会想到曾拍出2.8亿的明代成化斗彩鸡缸杯,世界陶瓷史上最为声名显赫的宫廷瓷器。

非也!有一款明成化斗彩瓷器,比鸡缸杯还要珍贵,堪称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

1956年的一天清晨,一位衣着朴素的古稀老者,慢慢地从公共汽车上走下,又慢慢地踱步到故宫博物院。

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年,他将自己家藏的3000余件文物捐献给了故宫博物院,其中就包括了一对明成化斗彩三秋杯!

这位古稀老者,就是著名的古陶瓷收藏家、鉴定家孙瀛洲先生

当时,视宝如命、“每星期只吃一回猪肉”的孙瀛洲咬着牙,从即将关张的当铺里,花40根金条将它买下。

同时代的鲁迅先生在北京买一套四合院也就花了一根金条,也就是说,一只三秋杯的价值约等于20套四合院!

成化斗彩三秋杯,全世界仅故宫一对,绝无二双,当属瓷中魁首,是故宫的无价之宝,也是国之重器。

除了明成化斗彩三秋杯,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明成化斗彩葡萄纹杯、明成化青花秋葵杯、明宣德龙纹高足杯……个个都是至尊臻宝。

它们出自同一时期——盛世大明,其御用瓷器最具特色的便是“斗彩青花”。

当釉下青花与釉上五彩相结合,不仅保持了青花幽靓典雅的特色,而且增加了五彩浓重华丽的色调,彼此衬托,绚丽多彩。

斗彩青花有“彩瓷之冠”之美誉,其承载着大明风华,也代表着中国数千年制瓷史的高峰水准。

这些动辄上亿的古董御用杯,一直以来,我们只能隔着屏幕远望,而如今有个宫匠联合景德镇御器研究院,推出《皇家斗彩青花拾亿杯》,包含斗彩鸡缸杯、斗彩三秋杯等5只杯器,作为故宫的重磅贺礼,百年一见,十分稀有!

均由故宫博物院指定官窑粉彩瓷传承人、故宫文物修复专家——阳士琦大师亲制,1:1等比例原貌打造。

这是 分散于各个博物馆、各个私人藏家手中国宝的首次聚首,首次官方授权复刻,首次完美还原斗彩之美!

《皇家斗彩青花拾亿杯》不仅称得上是中国历史上最出名的五只斗彩青花杯,它们如今也是中国瓷界最价值连城的五只杯子, “拾亿杯” 名不虚传!

一次集齐的重磅茶礼,史无前例,喜爱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

当今众人只知“成化斗彩鸡缸杯”独步天下奇珍,熟然不知大隐于世的“三秋杯”才是瓷中魁首,国之重器。

明成化斗彩三秋杯,堪称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

成化斗彩三秋杯,是众多斗彩杯造型中的一种,釉色青中泛灰胎薄如蝉翼,杯上绘两组斗彩山石花卉纹,间以飞舞的蝴蝶。

蝶翅上所施紫彩即著名的姹紫彩,其特点是色浓无光,为成化斗彩所仅有,也是后世仿品望尘莫及的。

由于描绘的是秋天庭院或花园中的景色,而秋季一般历时3个月,故有“三秋杯”之称。

此杯造型轻灵娟秀,胎体薄如蝉翼,施彩淡雅,画意清新。

特别是飞舞于花草间的彩蝶,欲落还飞,须足必具,栩栩如生,体现出画工高超的画技和艺术修养。

如今,完整的成化斗彩瓷全世界博物馆连私人收藏加起来也不过十几只,而成化斗彩鸡缸杯更是少之又少。

此杯是明成化朝景德镇御窑厂烧制的御用瓷器,明清文献多有所载,颇为名贵。

据说明宪宗成化帝朱见深,一出世就由宫女万氏(万贵妃)伺候,由此产生了一段亦妻亦姐亦母的感情。

为博万贵妃欢心,成化帝下令在景德镇御窑烧造斗彩鸡缸杯。

鸡缸杯上的图案,正是成化帝和万贵妃“子母情感”的写照。

鸡缸杯外壁以牡丹湖石兰草湖石将画面分成两组,一组绘雄鸡昂首傲视,一雌鸡与一小鸡在啄食一蜈蚣,另有两只小鸡玩逐;另一组绘一雄鸡引颈啼鸣,一雌鸡与三小鸡啄食一蜈蚣。

画面形象生动,情趣盎然,后世多有仿制。

成化青花杯第一次轰动收藏界是在2002年,一只描绘百合花的青花杯,也被称为“肯里夫杯”,英国肯里夫勋爵旧藏,当年在伦敦宝龙拍出高价。

而价格最高者是2013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出的成化青花秋葵杯,也来自英国肯里夫勋爵旧藏。

当时,这件成化年制青花秋葵杯上拍卖,由香港著名艺术品经纪人、“永宝斋”创办人翟健民先生拍得。

翟健民接受采访时说:这件堪称绝品,多少都不觉得贵。按照艺术品市场的经济规律来判断,再过30年,它会稳坐中国瓷器价格的高峰。

秋葵,花开初秋之时,其色鹅黄,薄如霓裳,妍丽无匹,然芬芳易逝,有朝开暮谢之说,故惹得历代文人心生怜惜,百般痴爱,遍植屋庐之旁,以获观赏之美,宋人喻良能就有“栋梁酣夕照,雉堞蔓秋葵”之句。

明成化皇帝以脱俗超轶的高雅艺术品位,将其移绘御瓷之上,为后世无比推崇的成窑逸品平添一份诗意的柔美。

明成化斗彩葡萄纹杯,现藏于首都博物馆。

其造型小巧玲珑,胎质细腻,色彩鲜艳,制作精致。

杯上所绘葡萄、桑椹、竹子等植物,叶为绿色,蔓为黄彩,果实为紫彩。

黄彩蔓是一种浓而不躁的姜黄,更好地衬托出恰如熟透了的葡萄紫。

杯上的紫色用色浓厚,但又不失整体恬淡之韵,其色如赤铁,表面暗淡无光,后世皆无,其正是成化斗彩瓷器上特有的颜色。

葡萄杯出土于黑舍里氏墓。黑舍里氏是康熙朝四大辅政大臣之首索尼的孙女、保和殿大学士索额图的女儿,七岁时(康熙十二年甲寅,1674)死于疹疾,次年下葬。

可见,葡萄杯在索尼家族心目中无可替代的地位,其珍贵程度有目共睹。

这种斗彩葡萄纹杯,受到皇宫中皇家的使用和喜爱,并且一直传承下来。

此杯成碗形,敞口弧腹,下腹高足,足中空,故又有高足碗之称,为明永、宣朝景德镇窑流行的一种杯式。

这一时期被称为青花瓷器的鼎盛时代或黄金时代。

高足杯因器下承以高足似把柄,称为“把杯”,又因执于手中便于在马上饮酒,又称为“马上杯”。

2016年5月,苏格兰最古老的拍卖行礼昂腾博与美国最古老拍卖行弗里曼首次联手在香港举行拍卖会。

其中,大明宣德年制青花海水云龙纹高足杯,被一名匿名买家高价拍下。

这款高足杯外壁绘火焰海水及一对盘龙嬉珠,足柄绘海水江崖,留白以为浪花,口沿内外及足沿绘青花双圈纹饰。

而这款明宣德龙纹高足杯器身装饰同样颇具特色,主题纹饰行龙以深艳的清料绘画而成,四周以行云点缀,高足处以浓重的青花绘海水波涛纹,双龙腾跃于海面上,形象威猛矫健,海水波涛澎湃,气势恢宏。

首次复刻明清御瓷,不仅考验寻常瓷器基本功,更是考验匠人全面的经验水准。

此次的“拾亿杯”系列五只杯子,器型还原故宫等各大博物馆馆藏珍品与拍卖原品,经故宫博物院指定官窑粉彩瓷传承人、故宫文物修复专家——阳士琦大师手工拉胚,器型曲线与比例高度精确。

阳士琦大师3年间收集了大量的成华官窑时期的老瓷器物件、瓷片、对胎釉进行研究,并经过百余次的胎釉烧制实验,最终确定以景德镇地区的高瓷土作为原料。

景德镇高瓷土,自古以来名扬天下,其不可再生、不可回收利用,珍贵至极,如今更是因长期开采而愈加稀缺。

特级的高瓷土,白色细腻,烧制成瓷后胎质洁白细腻,白釉柔和表里如一,杯体轻薄透光,注入茶汤更显茶色。

五只杯子均胎薄釉润,还来源于历经千辛万苦还原出的古青花料——苏勃泥青,即我们所谓的苏麻离青料。

阳士琦大师吸取元朝和永乐朝的大量经验,熟练而精准的掌握了苏麻离青料的特性,烧制出了纯净湛蓝的青色,达到了最佳的艺术鉴赏效果。

孙瀛洲先生谈及成化斗彩的色彩,曾言:“鲜红色艳如血,杏黄闪微红,水绿、叶子绿、山子绿等皆透明……”

五只复刻御瓷杯的釉上彩正是如此别致典雅,饱满且灵动。

制作斗彩瓷器,为使更具古韵,其中釉水的配比、彩料的矿物调制、绘彩的手法轻重等,每一个细小的步骤都是至关重要。

阳士琦大师在绘制时采用了轻勾勒、重色彩,大量的采用了传统绘画的点、涂、平、拓等技法,画风简洁干净,整个画面层次丰富、颇有灵气。

将绘制好的素坯置于匣钵之中,以柴窑烧制,还原明清御瓷的烧制工艺,柴窑相对于现代工艺,烧制成本上更是悬殊巨大。

一窑烧下来,光松材消耗量就近2000斤,且烧制与退温时间长达96小时。

从选料、炼泥、配比、拉坯、绘制、烧成,其间历经12道大工序90余道繁复的细节工序,任意一个环节稍有差池,烧成作品即大相径庭。

比如仅修坯工艺就包含了16个工艺细节,每只素坯的厚度差异需小于0.2毫米、重量差异小于3克,以几近严苛的艺术品标准与工艺难度,力求高度还原明清御瓷的绝妙神韵。

此次 “拾亿杯”系列五只杯子复刻,每窑仅取10%精品,确保每件作品均有着出众的艺术赏析与收藏价值。

每只成化斗彩杯底部均有款识,笔道粗、字体肥,柔中含有刚劲,格外显得圆拙有力颇有含蓄。

可以想象,当我们从精美的礼盒中,小心翼翼的取出杯子,斟上一杯茶,茶香氤氲,是一种无比惬意的享受,有花、有画、有诗……

作为佳礼馈赠给他人,其出具的阳士琦大师监制创作证书、产品说明证书、出品证书确保每一套都是正品,呈表着不凡的心意。


[责任编辑:陈鹏 PSY226]

(本文章版权归凤凰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0
扫码立享特惠好物
甄选全球好物
凤凰网旗下电商平台
秉承凤凰网“就做不同”的品牌精神,甄选全球优质好物,为用户提供高品质的购物体验和服务。
享内购特惠
先领券再购物,还有更多VIP服务